<strong id="reics"></strong>
      <rp id="reics"></rp>
      1. <dd id="reics"></dd>

      2. 偉偉道來 | 美國槍支泛濫的原因和解決之道

        王義偉2021-12-07 10:40

        經濟觀察網 王義偉/文 先列舉一組數據。

        美國人口大約3.33億,美國民眾持有的槍支數量,按照日內瓦獨立研究項目“小型武器調查”于2018年發布的報告,2017年,全球民間持有槍支約8.57億件,其中3.93億件為美國人持有。也就是說,美國民間持有的槍支超過了美國人口總數,美國可以稱得上是一個“全民皆兵”的國家。

        全民皆兵的直接后果,就是槍擊暴力事件頻發,因槍擊暴力致死的人數居高不下。根據美國槍支暴力檔案室網站的統計,2020年,美國槍支暴力致死人數19479人。截至2021年11月末,這一數字已達18651人。

        美國槍支為什么泛濫?有什么解決之道嗎?

        美國人個人持有槍支的法律依據,是1791年12月15日生效的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該條款的原文為:紀律優良的民兵部隊對自由州的安全是必要的,因此,人民持有并攜帶武器的權利不受侵害。(A well regulated Militia being necessary to the security of a free State, the right of the people to keep and bear Arms shall not be infringed.)

        這一段文字,前一句說的是民兵部隊(民團),后一句說的是個人,那么,擁有武器的權利到底是屬于團體還是個人,就成為美國法律界兩百多年來爭論的焦點,并由此形成了個體權利派和集體權利派兩大派。個體權利派認為,這個條款保障了個人擁有武器的權利。集體權利派認為,只有被官方認可的武裝組織才有持有武器的權利。

        這個爭議,終于在2008年和2010年的兩個判決中,得到初步的厘清。

        2008年的案子是“哥倫比亞特區訴赫勒案(District of Columbia v. Heller)。

        哥倫比亞特區是嚴格禁槍的。2003年,一名保守派學者出資尋找當地居民挑戰禁槍法令,最終找到了特警出身的赫勒。赫勒向特區政府申請,要求保留一支手槍在自己的家里,遭到拒絕。于是赫勒起訴哥倫比亞特區政府,要求法院認定特區禁槍法令違憲。這個官司一路打到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就成了著名的“哥倫比亞特區訴赫勒案”。

        2008年6月28日,該案判決公布。美國聯邦最高法院以5:4的票數,認定哥倫比亞特區的禁槍法令違憲。

        判決書這樣寫道:第二修正案保護這樣一種個體權利:擁有一款與在民兵中服役沒有關聯的火器,以及將該武器用于傳統上合法的目的,比如在家中自衛。(The Second Amendment protects an individual right to possess a firearm unconnected with service in a militia, and to use that arm for traditionally lawful purposes, such as self-defense within the home.)

        這一判決等于是終結了個人是否有權持有武器的爭議,但是,由于美國特殊的國家體制,聯邦法律和州法律、州與州的法律互相之間關系錯綜復雜,比如有的州有死刑,有的州沒有死刑,所以,最高法院的這一項判決能否在全國范圍內適用,就成了另外一個問題。

        于是就有了2010年的麥克唐納訴芝加哥案(McDonald v. Chicago, 561 U.S. 3025 )。

        和哥倫比亞特區一樣,芝加哥也實施嚴格的禁槍令,不允許居民持有武器,而芝加哥是美國犯罪率最高的地區之一。該案的原告麥克唐納住在治安極度混亂的街區,惡性案件頻發,歹徒甚至直接闖入他家中搶走電視機。因此,麥克唐納向法院起訴,要求法院判令芝加哥的禁槍法令違憲,他自己要擁有自衛的武器。這個官司,也是一路打到美國聯邦最高法院。

        2010年6月28日,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做出裁決,和赫勒案一樣,5:4的票數,認定芝加哥的禁槍令違憲,并認定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規定的擁有和攜帶槍支的權利適用于各州。

        赫勒案和麥克唐納案,等于是從法律層面打開了美國民眾擁有武器的潘多拉盒子。美國社會在槍支問題上也由此進一步進入一種惡性循環,民間槍支越多,槍擊案也就越多,槍擊案越多,民眾的不安全感增加,于是更多人去購買、擁有槍支。

        以此次疫情為例,疫情導致失業率大增,涉槍案件大幅度增加,民眾購買槍支數量也開始增加。美國《自然》雜志發表的研究報告顯示,疫情期間不但美國槍支銷售大幅增加,首次購槍的人也增加了,增加幅度超過20%。也就是說,這部分人在疫情之前是沒有意愿購槍的,疫情帶來的治安惡化改變了他們的想法。

        上文提到,去年美國槍支暴力致死人數接近2萬人,照此趨勢發展下去,在可預見的將來,美國每年死于槍支暴力的人數將超過2萬人。

        那么,這種泛濫、混亂、惡性循環的狀況,有什么辦法能夠解決嗎?

        筆者認為,要想緩解、或者徹底解決美國民間槍支泛濫以及由此帶來的各種問題,可從“技”與“道”兩方面入手。

        技的方面,就是限制,包括限購和限用。限購,就是對購買資格、購買種類進行嚴格的限制,比如,成年人只能擁有一支武器,只能擁有小火力武器(手槍),不能擁有類似自動步槍、機槍類的重火力武器。限用,就是嚴格武器的使用范圍,只限于保衛家庭成員生命安全和個人財產。比如,可以規定槍不出戶,槍支只能放在家里,不能帶到家庭范圍之外。因為家庭范圍之內,是私人領地,“風能進,雨能進,國王不能進”。家庭之外,是公共區域,其安全應該由政府保障。

        至于道的方面。美國立國幾百年,其國家文化、國家戰略總體上呈現出的,是進攻性,是爭強好勝。這導致這個國家幾百年來持續陷入戰爭狀態。這種爭強好勝、美國第一,不但撕裂了美國社會,也撕裂了國際社會。前不久引起巨大爭議的里滕豪斯案(該案導致兩死一傷),其本質和根源,就是美國社會在民主、共和兩黨的爭斗中嚴重撕裂。而2016年發生的導致49人死亡、44人受傷的奧蘭多槍擊案,則是美國撕裂國際社會帶來的惡果。行兇者奧馬爾·馬?。∣mar Mateen)雖然是美國公民,但其父母為阿富汗移民。奧馬爾·馬丁在行兇前給911打電話,宣布自己效忠于伊斯蘭國領袖,在行兇過程中高喊“真主至大!”如果沒有美國與伊斯蘭世界互相之間的極度仇視,這樣的慘案(包括9.11),還會發生嗎?所以,從道的方面講,導正美國國家文化、國家戰略的發展方向,美國的精英階層,包括美國的政界、學界,還有文化界,責無旁貸。

        在筆者看來,無論是技的方面,還是道的方面,美國都有了一定的基礎。在技的方面,美國聯邦調查局早在1998年就建立了全國犯罪背景查詢系統,任何人購買槍支,都需要進行犯罪記錄和購槍資格的審查。這為進一步的限購、限用奠定了基礎。在道的方面,2021年有兩個標志性大事。一是拜登政府3月3日發布的“臨時國家安全戰略指引”,宣布美國今后會“將外交作為我們的首要手段。”“使用武力應該是最后的手段。”一是8月30日,美軍完成在阿富汗的撤離行動。這種戰略上的重大調整,改變了美國和伊斯蘭世界的關系,對美國槍支泛濫問題的解決是有正向作用的。

        不過話說回來,讓美國民眾改變持有武器的習慣,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因為槍支文化在美國社會根深蒂固,而且還和利益集團深度捆綁,要想改變,需要久久為功。

        就在幾天前,美國眾議員托馬斯·馬西(Thomas Massie)在推特上發布了一張一家7口人的持槍合影,4男3女7支長槍,好不威風!

        如果僅是出于保護個人安全、家庭財產的目的,用得著這么強大的火力嗎???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經濟觀察報海外部主任,臺海問題專家,長期關注民營經濟、國際經貿和反傾銷,對宏觀經濟也有深入觀察。
        好爽~~~~嗯~~~再快点明星
        <strong id="reics"></strong>
          <rp id="reics"></rp>
          1. <dd id="reics"></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