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ton id="jlei9"><acronym id="jlei9"></acronym></button>
    <li id="jlei9"></li>
      <button id="jlei9"><acronym id="jlei9"><u id="jlei9"></u></acronym></button>

      證監會火線回應中概股問題,業內專家稱退市趨勢有可能加速

      鄒永勤2021-12-05 20:00

      經濟觀察網 記者 鄒永勤 中概股近日走勢備受關注。

      受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公布《外國公司問責法案實施細則》影響,周五在美上市中概股集體暴跌。其中,宣布將從紐交所退市的滴滴出行大跌22.18%,其它知名中概股,如阿里巴巴、理想汽車、網易有道、霧芯科技等均大幅下跌,幾乎無一幸免……

      證監會新聞發言人火線回應

      12月5日,證監會新聞發言人就近期中概股的一系列焦點問題進行了回應,“近期,個別媒體報道中國監管部門將禁止協議控制(VIE)架構企業赴境外上市,推動在美上市中國企業退市,這完全是誤解誤讀。據我們了解,一些境內企業正在積極與境內外監管機構溝通,推進赴美上市事宜”;并強調,中國證監會和相關監管部門始終對企業選擇境外上市地持開放態度,充分尊重企業依法合規自主選擇上市地。

      針對美國證監會公布《外國公司問責法》實施細則消息引發市場震蕩,證監會新聞發言人表示,“我們注意到了這些情況,也關注到市場對中美審計監管合作及下一步境內企業赴美上市前景的關切”;他指出,在中美審計監管合作方面,近期,中國證監會與美國SEC、美國公眾公司會計監督委員會(PCAOB)等監管機構就解決合作中存在的問題進行了坦誠、有建設性的溝通,對一些重點事項推進合作方面取得了積極進展,“我們相信,只要雙方監管機構繼續秉持這種相互尊重、理性務實和專業互信的原則開展對話磋商,就一定能夠找到雙方都接受的合作路徑”。

      該新聞發言人強調,事實上,中美雙方在中概股審計監管領域一直在開展合作,也曾通過試點檢查探索有效的合作方式,為雙方打下了較好的合作基礎。但是,美國一些政治勢力近年來把資本市場監管政治化,無端打壓在美上市中國企業,脅迫中國企業退市,這不僅有悖于市場經濟的基本原則和法治理念,也損害了全球投資者利益和美國資本市場的國際地位,是一種“多輸”的做法,對誰都沒有好處。在資本市場高度全球化的今天,更需要監管部門以務實、理性、專業的方式處理審計監管合作問題,迫使在美上市中國企業退市不應成為一個負責任的政策選項。

      他進一步指出,一段時間以來,中國有關監管部門出臺了一系列促進平臺經濟規范發展的政策措施,其主要目的是規制壟斷行為,保護中小企業權益和數據安全、個人信息安全,消滅金融監管真空,防止資本無序擴張。針對這些新問題、新考驗,各國監管部門也正在嘗試采取不同的監管措施,促進平臺經濟更加健康、更可持續的發展。因此,中國政府出臺的相關政策,并非對特定行業或民營企業的打壓,也與企業境外上市活動沒有必然聯系。

      最后,該新聞發言人表示,在落實相關監管措施的過程中,中國有關監管部門將堅定不移推進改革開放,堅持“兩個毫不動搖”,統籌處理好投資者、企業、監管等各方關系,進一步提高政策措施的透明度和可預期性。中國證監會也將繼續與美國監管同行保持坦誠溝通,爭取盡快解決審計監管合作中的遺留問題。

      業內專家稱赴美上市數量呈下降趨勢

      目前,美國是中概股海外上市的重要市場,多數中概股企業謀求海外上市時選擇赴美IPO,當前美國市場上的中概股已經高達283家。那么,對于旋渦中的中概股,市場人士又是如何看待其發展前景?而滴滴出行的退市,又會造成什么樣的影響?

      通聯數據高級行業研究總監王強在接受經濟觀察網記者采訪時稱,高層會議早在7月30日就提出,要完善企業境外上市監管制度,這是制度性的頂層設計,既反映了中國繼續用好兩種資源、推進對外開放的堅定決心;又要通過完善監管制度統籌好發展和安全。中國證監會也曾表態將繼續推出更多務實的開放舉措,推動中國資本市場高質量發展;而境外上市是中國資本市場雙向開放的重要組成部分。

      他認為,要嚴格把關跨境數據流動和涉密信息管理等問題對于滴滴去美國上市到現在準備退市回來港股上市,這一過程引發的討論,恰恰是完善境外上市監管制度、加強跨境監管合作的內容;如涉及數據安全問題的企業境外上市。

      王強表示,“我們認為未來企業在選擇赴美上市、港股上市或A股上市,可能會趨向更加均衡。一方面是A股科創板推出、創業板上市規則的修改,給一部分原本不符合A股上市的創業型企業打開了大門;另一方面有部分企業涉及如安全原因的企業,可能未來在A股或港股上市更恰當。所以未來企業上市或者現有中概股是否回歸,將是國家的監管要求、境內外上市的規則和企業自身發展的融資需求,這幾方面綜合考量后的結果”。

      通聯數據Datayes!顯示,中概股赴美上市在2010年達到歷史高峰的63家,次年驟降至16家。2012年到2014年開始上升,分別為5家、9家、17家。2015年至2020年先小幅下降,再大幅增加,隨后輕微減少,分別為15家、13家、29家、44家、41家和39家;而今年截至12月5日,僅有22家。由此可見,中概股近幾年赴美IPO雖然較為活躍,但已經出現一定的疲態。 而中概股摘牌數目方面,在2016年達到歷史紀錄的22家后曾出現短暫的下降跡象,在2017年為13家,而2018年僅1家。但從2019年開始每年退市的股票又開始增多,2019年為7家,2020年為10家。

      對此,一位市場人士指出,隨著美國對中概股政策的不確定性加大,這個退市趨勢或有可能加速;“如果說2000年新浪美國上市拉開了中概股的新篇章的話,那么2021年滴滴美國上市又退市,多年以后再回看,這會不會是中概股的轉折點?”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深圳采訪部記者
      重點關注金融市場交易主體(主要包括公私募基金、社?;?、證券公司、創投公司等等),以及華南區上市公司的發展狀況。
      黄色AV

      <button id="jlei9"><acronym id="jlei9"></acronym></button>
      <li id="jlei9"></li>
        <button id="jlei9"><acronym id="jlei9"><u id="jlei9"></u></acronym></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