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ton id="jlei9"><acronym id="jlei9"></acronym></button>
    <li id="jlei9"></li>
      <button id="jlei9"><acronym id="jlei9"><u id="jlei9"></u></acronym></button>

      擴產受限,硅料掣肘產業鏈供給

      李靖恒2021-11-06 09:45

      經濟觀察報 記者 李靖恒 硅是地殼中含量第二豐富的元素,僅次于氧元素。然而,作為太陽能電池的原料之一,硅料今年以來的價格不斷上升。硅料價格高漲的現狀甚至被部分市場人士形容為“擁硅為王”。

      晶澳科技(002459.SZ)董秘會辦公室相關人員對記者表示,硅料價格目前已經漲到270元/kg左右,價格在一年之間漲了超過兩倍,價格上升會對光伏組件成本帶來一定影響。

      根據晶澳科技近日公布的第三季度財報,該公司今年前三季度主營收入260.97億元,同比上升56.32%;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13.12億元,同比上升1.62%;扣非凈利潤10.77億元,同比下降9.73%。

      同樣作為光伏組件企業的隆基股份(601012.SH),其三季報顯示,前三季度實現營業收入562億元,同比增長66.13%;歸母凈利潤為75.56億元,同比增長18.87%。然而,隨著上游價格不斷上漲,市場上開始擔憂隆基股份年初定下的“年計劃實現營業收入850億元”的目標是否可以達成。

      相比之下,幾家主要的硅料生產企業前三季度的利潤增長非??捎^。通威股份(600438.SH)前三季度營收467億元,同比增長47.42%;歸母凈利潤為59.45億元,同比增長78.4%。大全能源(688303.SH)前三季度營收83.05億元,同比增長177.16%;歸母凈利潤為44.73億元,同比增長799.73%。新特能源(01799.HK)前三季度營收130.25億元,同比增長128.87%;歸母凈利潤為32.01億元,同比增長4755.93%。

      根據國金證券分析師姚遙近日在研究報告中的統計數據,2021年前三季度國內光伏新增裝機25.56GW,同比增長44%,預計全年裝機有望達到55-60GW。在今年硅料和其他原材料成本持續上漲的壓力下,組件價格從1.6元/W攀升至1.8-1.9元/W。

      “雖然受到上游原材料漲價影響,光伏系統成本上升明顯,但在全球能源成本大幅上升的背景下,光伏仍然是最具性價比的能源類型之一。在全球大部分地區,光伏的度電成本已極具經濟性和競爭力,同時因其對生態環境影響小、建設場景豐富(沙漠、屋頂均可裝)、建設周期短,已成為目前新增裝機占比最高的能源類型。”姚遙表示。

      硅料制約整個行業

      上述晶澳科技內部人士介紹,作為太陽能組件生產企業,該公司購買硅料,生產成硅片,然后由硅片加工成太陽能電池,再進一步加工成組件。因此,上游的硅料制約著下游太陽能組件的生產。

      姚遙表示,硅料為產業鏈供給瓶頸環節,其產能決定終端裝機量。光伏產業鏈中硅片、電池片和組件等環節擴產周期較短(3-6個月),難以成為產業鏈供給的限制因素。而擴產周期較長的環節為硅料(18個月以上)、光伏玻璃(18個月)和光伏膠膜EVA(乙烯-乙酸乙烯共聚物)粒子(3到5年),這些環節有較大概率將成為供給瓶頸環節。

      姚璐介紹,在光伏行業不算長的歷史上,曾多次出現“擁硅為王”的局面,主要發生在2004-2008年、2010-2011年以及2020-2021年的三次硅料價格大幅上漲期間內,導致這些結果的直接原因都是短期需求超預期而供給沒跟上。

      但本質上看,作為一個高成長行業,硅料技術和資金壁壘高、產能剛性且擴產和爬產周期長。例行檢修、生產事故等因素也增加了供給不確定性的因素。這些都使得硅料比其他環節更容易出現因供不應求而導致漲價的情況。

      根據姚遙的統計分析,2021年多晶硅產量約57萬噸,按明年硅料產能釋放節奏,預計2022年多晶硅新增產量為22到27萬噸,合計可滿足260到280GW組件需求,同比增加35-45%。不過與下游環節擴產產能比較,明年硅料大概率仍是供應鏈瓶頸。

      “我們統計了2021-2022年硅片企業的擴產情況,預計2021下半年到2022年國內將新增200GW以上單晶硅棒名義產能,考慮到3到6個月的爬產周期,測算對應有效產能也將達到100GW以上,對應硅料需求29萬噸左右,而同期硅料新增有效產能僅為22到27萬噸。硅片生產企業從原來的5到6家迅速拓展到僅15GW以上產能企業就有近10家,而目前國內4萬噸以上(對應15GW左右)規模的硅料企業僅5家。”姚遙說。

      此外,由于硅料和硅片擴產周期的不同,當前上下游間的供需錯配局面可能還將持續。即使假設2019年及之前的存量產能(約120GW)因不具備改造成大尺寸產能的條件,從而在2022年全部停產退出市場,2022年硅片的有效產能仍大于硅料,大部分硅片企業開工率不足100%可能將成為新常態。

      目前,大量的組件生產企業為保障硅料供應,紛紛和上游硅料企業簽訂長單。根據姚遙的統計,2022年國內主流硅料企業的90%以上產能均已被下游長單鎖定,最新的硅料長單甚至已經簽到了2026年。

      “近兩年上下游簽訂的絕大多數都是鎖量不鎖價的長單,大量被鎖定的硅料導致可以在現貨市場交易的供給變少,在市場一致預期硅料緊缺且需求向好的情況下,現貨價格更容易被進一步推高。”姚遙說。

      在今年9月30日,隆基股份、晶科能源、天合光能(688599.SH)、晶澳科技、東方日升(300118.SZ)五大光伏組件公司就聯合發布了《關于促進光伏行業健康發展的聯合呼吁》(以下稱《聯合呼吁》)?!堵摵虾粲酢繁硎荆涸诠枇蟽r格一路飆升的情況下,很多已簽訂的組件訂單將陷入嚴重虧損。這種上下游發展的嚴重失衡,將打破原本穩定有序的產業生態鏈,嚴重危害行業健康可持續發展。

      《聯合呼吁》進一步指出:原材料產能緊張與下游組件需求旺盛導致組件企業的排產、出貨面臨危機;受能耗雙控及煤炭價格持續上漲影響,原材料供應缺口嚴重,價格也在一路飆漲。

      因此,五大光伏企業呼吁:在此特殊時期,懇請國家相關部門能從政策上靈活部署,引導企業避開年末“搶裝潮”,推動國內電站項目建設有序進行;懇請光伏行業協會等機構能及時做好上下游產能監控并互通市場信息,協助企業提前做好產能規劃,盡快落地,確保上下游供需平衡,為市場健康的有序發展進行必要指導,有效抑制原材料價格的無序上漲和惡性競爭。

      “作為光伏產業發展的‘參與者’和‘建設者’,產業鏈上下游此時應攜手并進、共克時艱,原材料廠商更應主動作為、積極作為,理性做好材料價格的管控和供貨工作。各企業作為產業鏈的一員,應始終以可持續發展的視野去確保光伏市場的健康發展。”五大光伏企業表示。

      擴產受限

      通威股份是國內最大硅料生產企業,其董秘辦人士告訴記者,公司這幾年一直都有擴產計劃。不過因為硅料生產是高耗能產業,因為能耗指標的問題,有些項目落地有一定難度。根據通威股份今年上半年的擴產計劃,該公司預計樂山二期5萬噸、保山一期5萬噸將于2021年底投產,包頭二期5萬噸將于2022年內投產。同時,該公司還計劃在樂山新增投資20萬噸高純晶硅產能,其中10萬噸計劃2022年底建成投產。預計2022年底高純晶硅產能規模將達33萬噸。

      國家發改委前段時間發布的《完善能源消費強度和總量雙控制度方案》表明,國家將加強對高耗能高排放項目的管控,未達到能耗強度降低基本目標進度要求的地區,將緩批限批新上高能耗項目,且須實行能耗等量減量替代;對能耗雙控目標完成進度滯后的地區,將合理控制新上高耗能項目投產節奏。

      根據發改委發布的《2021年上半年各地區的能耗雙控目標完成情況晴雨表》,青海、寧夏、云南、新疆、四川、江蘇等硅料產能主要分布地區能耗總量及強度預警等級為一級和二級。

      面對國內嚴峻的節能形勢,未來多晶硅擴產項目的審批要求可能將更加嚴格,生產效能高、技術先進、資金實力強的硅料龍頭企業將有更強獲取指標能力。為確保完成能耗雙控目標,相關地區的新項目審批及在建項目投產節奏或將受到影響,導致新產能擴產周期拉長。

      光伏所使用的硅料是多晶硅,多晶硅由工業硅制成。姚遙介紹,工業硅通常由碳還原二氧化硅制備,是多晶硅、有機硅、硅鋁合金重要的原材料。2020年國內工業硅產能約506萬噸,產量222萬噸,整體開工率僅有44%,主要是水電季節性生產和環保等原因。

      上訴通威股份內部人士告訴記者,該公司的硅料生產主要分布在四川、云南和包頭等地。姚遙介紹,由于工業硅成本中電費占比高達30%,出于成本考量,國內約有50%產能分布在水電資源豐富的云南、四川等地,為季節性產能,即在豐水期 (每年5到11月)生產,枯水期減產;32%左右分布在新疆,利用當地低廉的煤電、年內開工率相對穩定。

      根據其統計,2021年1-8月國內工業硅產量累計173萬噸,同比增長31%。但由于今年工業硅出口量的變化以及有機硅、多晶硅需求增加,疊加9月份云南工業硅限產消息刺激,工業硅價格在短短一個月內從2萬/噸出頭上漲至最高6萬/噸。生產1噸工業硅耗電量約1.3萬度,假設其他成本不變,電價每上漲1毛/度,對應成本增加約1300元/噸。在枯水期,假設用電成本上漲到4-5毛/度,對應成本將增加至2萬元/噸,按照目前工業硅價格4到6萬元/噸,仍有豐厚的利潤空間。

      但面對硅料行業的可觀利潤,很多光伏組件企業在投資硅料生產時卻表現出一定的謹慎。姚遙認為,雖然硅料相對于主產業鏈下游環節供需緊張的局面,仍將在較長一段時間內持續,但由于多晶硅的高技術壁壘和周期屬性,以及歷史上曾出現因盲目擴張低效硅料產能而導致投資失敗的案例,導致在本輪硅料緊缺、漲價過程中,組件龍頭幾乎一邊倒的選擇通過合資或者參股的方式去鎖定原材料,而非自主投資擴產。

      不過,已經獲得豐厚回報的硅料企業,對硅料未來的供應非常有信心。“由于硅料是整個光伏行業的上游,而光伏是未來清潔發電的主力,所以未來也會得到持續的發展和支持。”上訴通威股份人士說。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深圳采訪部記者
      關注科技領域,包括新能源、半導體、電子通信等科技制造企業。
      郵箱聯系:lijingheng@eeo.com.cn
      黄色AV

      <button id="jlei9"><acronym id="jlei9"></acronym></button>
      <li id="jlei9"></li>
        <button id="jlei9"><acronym id="jlei9"><u id="jlei9"></u></acronym></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