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reics"></strong>
      <rp id="reics"></rp>
      1. <dd id="reics"></dd>

      2. 直播間稅務疑云

        葉心冉2021-11-06 09:31

        經濟觀察報 記者 葉心冉 如同當初的電商納稅問題一樣,主播納稅的問題逐漸受到監管層和公眾關注。

        10月底,一張顯示“關于薇婭的專訪和文章都要下架,據說是因為稅務問題”的截圖在網上流傳,這張截圖引來不小的震蕩,一時間關于主播納稅的討論在網上興起。差不多跟薇婭的消息同一時間發酵的還有淘寶主播雪梨,同樣有流傳的截圖顯示雪梨疑因稅務問題被調查,隨后不久,雙方分別做出回應,“假的,別信”“情況并不屬實”。

        同樣是在10月,一名鄭州網紅已經在補稅。據鄭州晚報消息,日前,河南鄭州金水區稅務局運用大數據實現信息系統自動提取數據,加大文娛領域從業人員稅收征管力度,追征一名網紅的662.44萬元稅款收入國庫。

        在此之前的9月28日,國家稅務總局官網披露的消息,2021年9月,國家稅務總局駐上海特派員辦事處統籌協調浙江、廣西等地稅務部門,依法對兩名主播及相關企業進行立案檢查。檢查發現,兩名主播均涉嫌違規將個人收入轉變為企業經營收入,進行虛假申報少繳個人所得稅,涉稅金額較大。目前,案件正在檢查之中,對于查實的偷逃稅行為,稅務部門將依法嚴肅處理并予以曝光。

        上述兩名被立案檢查的主播,國家稅務總局并沒有公布其身份,而其偷逃稅行為是由稅務部門在“雙隨機、一公開”抽查中,通過稅收大數據分析發現。所謂“雙隨機、一公開”是指隨機抽取檢查對象、隨機選派執法檢查人員,將抽查情況和查處結果及時向社會公開。

        在9月份,國家稅務總局發出通知,要求要定期開展對明星藝人、網絡主播的“雙隨機、一公開”稅收檢查,以事實為依據、以法律為準繩,依法依規加大對文娛領域偷逃稅典型案件查處震懾和曝光力度。

        11月4日,一位財稅人士對經濟觀察報表示:“上述一系列關于主播因為稅務被調查、補稅以及監管釋放的信息,主要是新的業態發展太快前期監管沒有及時跟上,現在一系列監管其實是在對新業態的規范。其最根本的問題是平臺不愿意履行其代扣代繳的義務。”

        幾大合同方式

        監測直播間GMV的第三方數據公司眾多,各大直播數據榜單滿天飛,究竟誰能掌握真實的成交金額?

        10月21日上午,有關李佳琦直播間與薇婭直播間累計交易額的截圖開始在網上流傳,截圖顯示雙十一預售薇婭直播間累計交易額82.5億,李佳琦直播間106.5億,兩個直播間加在一起近200億的銷售額被指超過4000多家上市公司全年營收。

        隨后,謙尋公司薇婭事業部總經理古默在接受其他媒體采訪時回應稱,82.52億GMV,這個數據不準。古默指出,80多億的預售GMV沒有參考價值。據其介紹,80多億銷售額能夠成立的前提條件是,商品按照原價銷售,消費者百分之百付尾款,0退貨率。但現實是,這些前提條件幾乎不能實現。

        顯而易見,直播間涉及的優惠券、“第二件半價”以及后續的退費、退款等問題,使得資金流向非常復雜。

        同時,直播行業的稅務問題涵蓋面廣,不僅包括品牌方、主播、直播平臺、經紀公司,當前還出現了撮合品牌方與主播、以及與主播所在經紀公司達成合作的中介公司等等。

        探討主播的收入問題可以先從一個大的方面開始談起。有熟悉品牌直播的資深業內人士向記者介紹,主播帶貨當前可以分為兩個大的模式,一種是為品牌方帶貨,從中獲得銷售抽成的模式;還有一種是從供應鏈處采購產品,放在自己的店鋪鏈接中,通過在直播間進行營銷宣傳,加價賣出,獲取中間的差額部分。

        第一種模式還分為了多種不同的合作方式。一專門為商家定制數字化轉型方案的公司某行業總監告訴記者,主播與品牌的合作方式主要包含三種,一種是主播只收服務費的模式,也即是行業里常說的“坑位費”;另一種是“坑位費+銷售抽成”,還有一種是只收銷售抽成的模式,這樣的主播,行話稱為“純傭主播”。其告訴記者,經過行業的發展,現在第一種合作模式被采用的相對較少,多以第二、三種為主。

        而在這當中,又包含著是品牌方是與個人主播進行洽談還是與經紀公司進行洽談。在裁判文書網上,有關“直播帶貨”的爭議案件中,有個人與個人之間、個人與品牌之間、品牌與經紀公司之間以及品牌與中介公司之間的糾紛,關系異常復雜,甚至還出現了個人擔任中介去撮合品牌與主播的情況。

        先從品牌與經紀公司之間的合作談起。記者向一家曾經進駐薇婭直播間的品牌方了解到,雙方的合作是“開播費+銷售抽成”的方式,分為線下交易和線上交易兩個部分。

        品牌通過阿里媽媽平臺與薇婭方進行接洽,先與薇婭所在的謙尋公司簽訂合同框架,把合作關系確定下來,但未涉及具體的合作金額。而后雙方再商議產品鏈接價格、開播費以及傭金比例,這些商議無異議后,品牌方向謙尋方面先打款開播費,謙尋來開具發票。

        此次合作,謙尋抽取產品成交額的20%作為傭金,品牌方獲益其80%,但是這部分收益,品牌方不是與謙尋方面結算,這即是線上的部分。直播完成之后,品牌方通過阿里媽媽平臺收取產品收益,通過線上申請獲取阿里媽媽方面開具的發票。這一結算具有一定的周期性,因為直播完成以后,還會涉及到用戶的退款、退貨,這些交易流水通過阿里媽媽平臺可以動態監測到,最終的傭金以一定周期后最后確認成交訂單的額度為準。

        結算的方式

        通過梳理裁判文書網上的案例,發現品牌與直播間之間的約定模式、結算周期、抽傭比例各不相同。有“傭金為銷售額的15%,每賣出2000單結算一次傭金”,還有“傭金為從直播鏈接購買有效成單(已確認收貨訂單)金額的20%,直播完成后每15日結算一次,分結算3次,扣除于此期間發生的退款”,還有的約定傭金額度隨著銷售額變化而變化,比如,“傭金以推廣產生的商品銷售金額收取,具體為前三萬單12%、三萬單后18%收取商品銷售傭金”。

        再者,有的合作中,品牌方需要向直播間繳納一定的質量保證金,以確保產品質量不會遭到消費者的大范圍投訴以及退款,直播完成后再退還給品牌方,還有的是品牌方與直播間約定了一定的保底銷售額,如果帶貨未達到上述目標,直播間還要按照一定的比例向品牌方退還坑位費。

        上述情況導致與直播帶貨相關的情況,資金流向異常復雜,同時在裁判文書上披露的相關案件中,傭金的結算方式多重多樣,有的是通過阿里媽媽后臺或者直播平臺定向結算傭金,有的約定不在天貓內設置傭金,品牌方匯款至經紀公司指定的個人賬戶,有的是個人對個人之間的合作,通過支付寶等方式進行交易。

        在青海某傳媒公司與一化妝品公司的合同糾紛案件中,記者注意到,該傳媒公司邀請多位網上帶貨直播人員為化妝品公司產品帶貨,是以通過禮物方式向直播人員支付了報酬39萬余元。

        因此,參與方眾多,交易流向復雜,這樣的情況使得即便是在直播平臺上完成的消費支付交易,直播平臺也不一定能全部監測到直播間的真實成交額。一頭部直播平臺的內部人士告訴記者,因為有些平臺“不斷外鏈”,所以直播間還會存在一些來自品牌方在其他平臺上的產品鏈接,這部分鏈接產生的交易或是退款資金流,該直播平臺便無法獲取。

        收入以及身份的認定

        此外,有些直播平臺上還涉及虛擬貨幣的打賞以及主播利用短視頻廣告等幫助品牌實現曝光的方式,這其中牽扯到的收入性質多樣。

        國家社會科學基金后期資助項目“數字經濟的稅收治理問題研究”中的《平臺經濟的稅收治理難點與治理方略》文章中談到,C2C模式下的網絡直播中,就主播獲得的打賞收入而言,目前存在關于該項所得是歸屬于勞務報酬還是偶然所得抑或不屬于征稅范圍的爭議。通常主播的所得是各項業務的混合,多種形式的收入來源在核定性質時容易出現厘定不清的情況。

        在這其中,又不免談到,主播與經紀公司之間的關系認定問題。在裁判文書網上,有關主播與經紀公司之間是勞動關系、勞務關系還是合作關系的爭議案件眾多。并且,從案件中可以發現,網絡主播、經紀公司和網絡直播平臺對于個人所得稅的算法也不統一,且有的經紀公司并未履行為主播代繳稅款的義務。

        即便是在已經與品牌公司簽訂勞動合約的主播處,公司也面臨對其個人收入如何劃定的難題。一品牌負責線上店鋪直播事項的人員告訴記者,目前不同來源的直播數據差異很大,一場直播中有多個主播,現在無法清晰獲得每個主播對于店鋪新增粉絲、下單人數、支付金額的貢獻比例,沒有合適的數據來源,各個主播的準確銷售提成結算是個難題。

        有財會方面的專業人士告訴記者,由于交易手段和支付方式的變化,稅務機關取得準確交易數據的難度較大。并且,在稅目稅率方面,由于各項收入性質界定不清,適用稅目會出現爭議,導致稅率適用混亂。

        此外,還有一些隱秘的避稅方式開始出現。前文中熟悉品牌直播的資深業內人士向記者指出,目前行業內從事供應鏈業務模式的主播會通過“體外供應鏈”回流至個人賬戶的方式進行避稅。其舉例表示,比如主播公司以低價向供應商采購物品,而后將物品分散至直播平臺的各個小店加價賣出,其中有些小店的運營方是一個個個體工商戶,主播會與個體工商戶進行約定,將售賣產品產生的差額利潤回流至主播的個人賬戶當中。對于該人士講述的這一情況,本報還在持續跟進。

        直播帶貨是一種伴隨互聯網直播發展起來的新型營銷方式,與之相關的稅收征管問題,監管層面也正在著力解決。9月15日,在金磚國家稅務局長視頻會議中,國家稅務局長宣布:金稅工程四期建設已正式啟動實施。金稅四期能夠實現對同一企業或個人不同時期、不同稅種、不同費種之間,以及同規模同類型企業或個人相互之間稅費匹配等情況的自動分析監控,全面提升稅收征管效能和稅收治理水平。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華東新聞中心記者
        關注華東地區上市公司,重點在消費、制造領域,善于捕捉熱點,追蹤有趣之事。 新聞線索聯系郵箱:yexinran@eeo.com.cn。
        好爽~~~~嗯~~~再快点明星
        <strong id="reics"></strong>
          <rp id="reics"></rp>
          1. <dd id="reics"></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