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ton id="jlei9"><acronym id="jlei9"></acronym></button>
    <li id="jlei9"></li>
      <button id="jlei9"><acronym id="jlei9"><u id="jlei9"></u></acronym></button>

      老金的2021

      杜濤2021-11-05 17:51

      經濟觀察網 記者 杜濤 從金融街到車公莊,再從車公莊到金融街,金永祥(下稱,老金)花了一年的時間將自己在金融街的辦公室重新裝修了一遍。

      在車公莊辦公區,老金和開心麻花做鄰居,對于他在金融街的辦公區,以前覺得能用就用,畢竟天天跟地方政府打交道,覺得樸素也是一種挺好的風格,還沒有污染。

      后來,在一位部委領導的提醒下,老金下決心重新裝修自己的辦公室,“本來還想把鄰居的房子租下來,鄰居不租給他,也想過換個地方辦公,又怕圈內說老金在金融街呆不下去了。”

      已經是政府投融資咨詢行業領頭羊的老金,在很多方面都有自己的考慮和顧忌。讓老金重新裝修的底氣來自于其公司業務的逐年增長,用老金自己的話來說,這也是算是公司成立25周年的一個自我肯定。

      在大岳咨詢的兩個辦公地點,都放了一張照片,照片上有三個人, 當時的老金才37歲,大岳咨詢剛剛成立五年,彼時的老金興奮的摟著他的兩個合伙人,很珍惜共同度過了五年。

      五年,對于中國的任何一個人,一個公司都是比較有紀念意義。在過去5年里,今年是最平靜的一年。老金認為今年的平靜是在未來的新一輪增長做鋪墊。

      當然,老金以及大岳咨詢平靜的2021年,是相對前幾年的跌宕起伏和驚心動魄,是比較平靜的一年,所有的員工都在按部就班的做事情。

      11月初,在金融街,老金新裝修的好的辦公室里,這個辦公室比以前的更大更亮。但是此時的他對2021年的判斷似乎和平靜沒有什么關系。“2021年是個轉折年,這個轉折不是針對大岳的,大岳只是時代的產物之一。我認為轉折是這個國家,這個民族,這個時代的轉型。”

      這個時候,老金習慣性的停頓了下,似乎給記者一個思考理解的時間,此時的他習慣性的去桌子上摸梳子,而梳頭發是老金思考之時的習慣動作之一。

      其實,他在思考的是轉折中他的公司該怎么做?想的是如何適者生存,順應潮流,才有生機。如何順應潮流,融入時代,這是整個2021年老金一直思考的問題。

      老金認為,在此之前,中國經濟發展有兩個動力源,一是加入WTO以后外貿高速發展,中國融入世界。另一個便是城市化帶動的城市土地增值,現在來看,這個也在逐漸達到頂峰。

      鄉村振興和共同富裕,老金覺得未來會對中國有著深遠的影響。

      未來的發展機會在哪里?老金認為是鄉村振興。

      5年和25年

      今年是大岳咨詢成立25周年,但是最近的這五年,他們真是過的跌宕起伏,驚心動魄。

      2017年,中國的PPP(政府與社會資本合作)正處在高潮,2016年的老金感覺有泡沫的風險,想控制速度都控制不住,每天都有平均三四個項目簽合同,2017年老金簽合同800多個,合同額近10億元,員工500多人。

      但是,到了11月,畫風急轉直下。

      10號、92號文等一系列規范PPP發展的文件出臺,PPP開始直線下滑,老金在2018年的業務更是備受打擊,2018年合同額大幅縮水,直接降幅50%,變成5億元左右,員工減少到430多人。

      2019年老金的業務也沒有好轉,合同數量依然下滑,雖然下滑速度變緩,但營業額仍進一步下降到4億元左右,員工人數降到400人左右。

      2019年年底,也是老金的最低點。“其實,在2020年上半年,因為疫情還是走了一小部分人,當時大家覺得國企央企會更穩定更安全。”

      此時的老金的轉型已經取得了重大進展,在之前,2018年業務大幅下滑之時,老金團隊的合伙人都已經開始討論轉型的事情了。

      老金回憶,當時人心惶惶,由于PPP業務占比達到營業額的90%多,PPP被誤認為是隱性債務,主要業務受到打擊,這個時候不僅團隊人心惶惶,老金也非常緊張。在當時,為了應對業務下滑,在2017年決算的時候,留出2億元的資金留下來,萬一未來業務不好,保證發放工資。

      老金制定策略時分析,當時新人占比很多,能力不足是個需要正視的問題。其次,市場斷崖式下跌,確實是需要轉型。

      但是,對于如何轉型,老金的看法和其員工的看法還是有所不同。員工所期望的轉型是換行業,換賽道,不能依靠PPP吃飯了。但是老金并沒有馬上做出轉型的決定,在焦慮伴隨了他兩個月后,他同意轉型。

      “必須轉型,不轉型員工跑光了。”但是現在感覺,老金有些忽悠他的員工了,老金當時提出轉型不是逃跑,他提的轉型首先是能力轉型,就是個人能力轉型、公司能力轉型,無論轉到哪個行業,能力都要跟得上。

      也就是說,在能力建設和換行業之間,優先選擇了前者。

      老金認為,業務轉型分兩種,第一是自上而下的轉型,其次是自下而上根據客戶需求轉型。老金的公司精力主要放在員工和公司能力建設,員工則是要去看他們各自的客戶需要做什么?

      后來老金的業務的從原來的PPP為主擴展到三大類25種業務。三大類型是投融資咨詢、管理咨詢、工程咨詢。從PPP咨詢回到業務的整個鏈條,歸根到底,是圍繞客戶也就是地方政府以及其控制的國企和平臺公司進行業務擴展。

      雖然2018年決定轉型,但是2019年的大岳咨詢,業務依然繼續下滑,合同數量、業務額度和員工數量,在這一年到了最低點。

      幸運的是,2019年出現了一些好的變化,轉型后的好多新的業務類型都出現了,比如管理咨詢、工程咨詢之類的,當時的業務量占比并不大,但是新業務的團隊也在逐漸形成。

      2020年疫情的突然到來,卻讓老金緩過來了。其實在疫情的前半階段,老金雖然有些擔心,但是對業務更有信心,他的信心來自當年“非典”的判斷,在非典之后,中國進行大規模的基建投資。而他當時判斷,新冠疫情之后,中國依然會進行加大投資,穩定經濟。

      此時,有高管成員提出過降薪和裁員的問題,老金不為所動,他說“若是需要,一定要等其他同行先降薪和裁員半年之后,才會考慮跟進。”

      新的業務,在2020年開始成熟,占據的營業規模也在逐漸擴大。老金透露,2020年的合同額相比2019年增加了57%,員工增加了接近100人。

      老金覺得,相應的能力建設也完成了,員工的工作經驗平均增加了兩年半左右。能力和經驗相比以前有了很大的提高 。更重要的是經歷了低潮,對風險的心理素質有了很大提高,對客戶的有更成熟的應對經驗,對公司更有信心。

      大道無為

      老金的金融街辦公室在墻壁上掛著這樣的一個橫幅-大道無為,老金的微信中也有這樣的四個字。

      他認為“無為才是有為,我無為員工才會有為。”

      老金已經有十多年沒有親自去做項目了。每天在辦公室的老金,有些像個招財貓似的吉祥物,是公司的標志。謀劃,營銷,制度和文化才是老金重要工作之一。

      每天早上老金會處理一下微信,十點左右到辦公室,給管理部門的總經理布置下任務。他基本是對結果下手,要求結果,對員工怎么做業務關注不多,他特別關心的是員工對公司價值觀的認同,會不時抽查他的總監和員工唱公司歌的情況。

      “每天100多個項目團隊在外面做業務,要是直接管理的會管死,都不會干了,公司肯定沒有活路。公司要求的是價值的一致性。不管怎么做,事情要做好,客戶要認可,公司看結果。”

      老金管理員工就一句話,在五個城市有處長認可你,你就是合格的項目經理;在五個城市有局長認可你,你就是個合格的總監。“我員工個個生龍活虎,即使是那些著名的老金的幾大‘金剛’,也能夠讓你感覺他們有大岳的氣質,但每個人好像都有自己的特點和行為方式。其實,也沒想過把員工都管成自己的樣子,員工都東施效顰會一事無成。”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財稅與環保新聞部主任
      長期關注宏觀經濟,財政、貨幣政策領域。主要關注財稅、金融、審計、環保、PPP、大工業等相關方向。
      黄色AV

      <button id="jlei9"><acronym id="jlei9"></acronym></button>
      <li id="jlei9"></li>
        <button id="jlei9"><acronym id="jlei9"><u id="jlei9"></u></acronym></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