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ton id="jlei9"><acronym id="jlei9"></acronym></button>
    <li id="jlei9"></li>
      <button id="jlei9"><acronym id="jlei9"><u id="jlei9"></u></acronym></button>

      文創藍圖下,Mr.朝陽的愛與癡

      Mr.透透氣2021-11-02 10:59

      Mr.透透氣/文 北京的高碑店,如果不是托了傳媒大學的福,大概是沒有人愿意去的。因為“沒有一個路癡能順利走出高碑店”——這里路況復雜,左彎右繞,是典型的城鄉結合部——所以,20年前最早一批來的都是賣家具的,尤其是仿古家具,需要在村里建大倉庫,大空間……如果你開車往東四環方向去,突然看到有一批仿古的飛檐寶頂出現,那么就是高碑店到了。

      當然,10年來,隨著影視行業吸金不斷,高碑店地區形成了一大片的影視產業園區。據說某位把影視宣傳公司開在高碑店的老總這樣抱怨:6年間因為找不到路而放棄面試的人數,比公司利潤增長還要穩定……誰讓你沒有在東億租辦公室呢?

      隨著這幾年影視產業泡沫的蒸發,加之疫情帶來的行業阻滯,讓人迷路的高碑店正在經歷著另一重的迷失——聚集在這里的影視文化公司,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少了。

      2020年7月31日,北京朝陽區望京小街,目前,朝陽區又一國際化街區——望京小街基本建設完成,預計下月正式向市民開放。望京小街營造國際化+文化現代商業街區,開設德國特色商亭集市、餐飲、天幕等,引入央美城市藝術展等文化IP,匯集網紅IP的餐飲、影院、酒吧、文創市集等。

      2020年,北京朝陽區望京小街引入央美城市藝術展等文化IP,匯集網紅IP的餐飲、影院、酒吧、文創市集等

      此消彼長。

      高碑店的的確確是另一個新崛起的草莽熱土——各類劇本殺空間如雨后春筍一般聚攏到高碑店,這里儼然已成為中國第一大劇本殺集散地:從業人員就在附近,消費受眾來自全北京市,高漲的人氣不斷疊高通過角色扮演而拉漲的想象力經濟,依托中國傳媒大學等周邊豐富的行業人才與想象力,影視園區不行了,劇本殺空間上場了……

      于是,“高碑店成為了被劇本殺拯救的地方”。雖然,“多少夢想發財的影視公司,沒能活著走出北京高碑店”,這在當初的朝陽區文創園區規劃、現如今的朝陽國際服務配套規劃里,應該都是沒有料到的吧。

      2020年9月,在北京市政府新聞辦組織召開的北京推進國際交往中心功能建設新聞發布會上,朝陽區政府發布了這樣的定位:以“文化、國際化、大尺度綠化”為主攻方向,服務北京國際交往中心功能建設。

      “朝陽區位于北京市東部,是北京市面積最大的城區,是首都功能的重要承載區和國際交往的重要窗口,也是連接核心區與北京城市副中心的重要區域。在新版北京城市總體規劃中,朝陽被賦予了“國際一流的商務中心區、國際科技文化體育交流區、各類國際化社區的承載地、創新引領的首都文化窗口區、大尺度生態環境建設示范區、高水平城市化綜合改革先行區”的功能定位,為朝陽區的國際化建設指出了重點和方向。”在朝陽區外國人“回國的回國,南下的南下”的今天,對這個內卷的劇本殺產業集聚區,政府還想要扶持嗎?

      我忍不住暢想著,有全球記者駐京辦事處美譽的“老書蟲書吧”還要恢復嗎?2019年,政府對違章建筑整頓,開了14個年頭的“老書蟲書吧”關了,這家開在北京三里屯南街的書店,是“Longly Planet”等多家國際權威圖書機構和媒體選出的“全球最美書店”之一,這里的圖書以英文原版書為主,來自不同的英語國家,讀者亦以老外為多,相當一部分圖書內容都是向外國人介紹中國文化,如各式各樣英文版的各地旅游指南。

      文化創意與城市更新

      文化、創意產業與城市更新
      作者: 唐燕 / 克勞斯·昆茲曼 (Klaus R.Kunzmann) / 等
      出版社: 清華大學出版社
      出版時間: 2016-12-1

      翻閱《文化、創意產業與城市更新》這本書——我手里是最新一版,數據還是多年前的——其中一篇:北京朝陽/基于企業數據分析的文化創意產業城市空間布局研究,作者黃鶴是這么說明問題的:“引導產業布局成為政府工作內容中的一個重要部分,聚集區等空間策略較為常見……通過地區發展的實證研究,對文化創意產業的城市空間布局特征進行梳理歸納,有助于了解其一般性規律,因勢利導地引導產業布局,促進城市地區的發展。”

      其實就是自上而下的政策扶持與自下而上的產業聚集到底應該如何調和?或者說為什么還要將自己畫地為牢?為什么不能順勢而為、左右手合作?自下而上:存在合理發生;自上而下:擺脫自說自話,自作主張……因此,對文化創意產業空間布局的持續研究,顯得十分必要,特別是文創產業對城市空間利用特點及其空間容量的定量分析,這在以往的研究中尚不多見。

      “劃定空間區域促進產業聚集,是城市政府推動文化創意產業發展的重要途徑之一”。事實確實如此,國家將文創產業提升至戰略性產業地位之后,文創產業園建設一直是文創產業的重點,歷年文化專項資金用于文創產業園的補貼、稅收優惠等占比均較高。在政策紅利的支持下,文創產業園遍地開花。

      從1990年開始,經過30年的發展,全國有了近3千家文創園區。2021年上海市文化創意產業推進工作會議亮出了上海文創產業最新“家底”,其中包括了2020年,上海共認定了149家市級園區(含25家示范園區)、16家示范樓宇和28家示范空間……2020年度北京市級文化產業園區擬認定名單里,其中市級文化產業示范園區10家、市級文化產業示范園區(提名)10家、市級文化產業園區80家——在前10家里,朝陽區占了一半。

      但是黃先生研究得出的結論為:中小企業為主體的產業構成使文化創意產業總體上對集中性的城市空間需求不顯著,并呈現出與城市其他功能混合發展的空間特性;文創產業的分布與城市地區的發展程度密切相關,涉及城市地區的物質環境與人文環境;包括大型企業,大型消費市場,人才聚集地等產業鏈上的重要功能單元對大量中小企業的空間聚集具有重要影響,并呈現出一定的空間影響范圍;大量的中小企業對成本敏感,因此低租金地區,稅收優惠地區在文創產業承接方面具有優勢。

      在這本書的序言里,唐燕說到:在仍然盛行理性規劃,技術之上和精英決策的城市規劃領域里,試圖將創意城市建設當作一種基于空間的“物質規劃”來運作的常見想法——我們總是希望能夠制定出一張翔實的規劃總圖,將一定地域的文化設施、藝術空間、休閑場所、市政設施、開放場地、建筑形式等進行統籌布局和整體設計,來實現以文化創意為導向的城市發展。然而,盡管我們可以為推進創意城市的發展有意識地做很多事情,但創意城市并非能簡單地“規劃”而來。創意城市不是靜態的理想藍圖,而是一個跨越部門、組織、機構與學科領域,充分利用文化創意資源與靈感,多元主體參與推進的動態城市發展議程——它往往由一系列的文化政策、藝術文化活動、文創平臺、城市藝術、融資交流和城市建設行為等組成。

      每次開車經過南二環那個碩大的標語面前:擼起袖子加油干,一張藍圖繪到底……相信明眼人都應該會想:藍圖為什么會一直畫不完呢:因為一直在修改,直到完工,藍圖才能蓋棺定論。所以,是不是應該“更加強調過程機制而非藍圖與結果”呢?何況,我覺得文創產業園本身就是一個偽命題,是一種被創造出來的產業需求……文創行業大多是配套服務行業,他們主攻對象是越來越多的甲方,而不是一堆乙方互相搶活兒干,或者在一個園區辦公相互干瞪眼,對能進園的甲方客戶望眼欲穿。

      這種園區可以是時尚園區(大家都做TOC生意),是傳媒園區(上下游鏈條清晰),是藝術園區(買賣雙方不用跑斷腿)——但是不可以以一個籠統的產業定位來命名——20多個文創行業里也有不可以把單一行業放在一個園區里的特例:如果是屬于純乙方的服務行業:比如廣告園區、設計園區……

      這種高智商內容制作的乙方行業,他們盼望的是與甲方更加緊密的在一起,而不是與一幫競爭對手的辦公室在一個園區……試想,把一堆乙方企業放在一起是啥意思呢?便于員工相互跳槽?中午午餐時在大小飯館打聽老板的風格、企業的薪酬?還是便于不良客戶挨個發比稿簡報呢?在這個比稿已經沒有比稿費的惡性競爭的行業里,他們怎么可能在一起抱團取暖呢?

      朝陽通惠河邊的北京國家廣告產業園區,給了我們最好的證明:從這個造好就沒有招到過商的冰窖案例來看,要在一個園區赤膊上陣惡性競爭,園區給再多補貼都沒有廣告公司愿意前來上鉤。畢竟他們不靠補貼活著,他們要靠更多的甲方客戶存活。

      文創類人才的特質與需求,真心不是靠優惠措施的,以加班加點著稱的行業老板們,更關心他們的辦公室與家之間的交通成本,在大部分區域都擁堵的朝陽區,老板們怎么可能不關注出勤時間成本以及晚上加班打車的成本呢?

      員工又何嘗不是?想當初,上海某個廣告公司老外CEO想把公司從浦西搬到浦東——離他浦東的公寓近一點——結果一個星期內,本土總監都交了辭職信:你是可以天天中午去金茂吃自助餐的,而我們到那里去吃午飯呢?結果,他還是乖乖地在浦西挑了新辦公室。

      這也可以解釋,為什么國際性及大型廣告公司死也要待在東四環之內,因為服務的客戶都在市中心,他們需要給一大批供應商、自由職業者下簡報,且創意人員幾乎都是CITY AMINAL——他們是要消費城中熱點與晚上藝文活動的,你搬到南三環試試看,應聘者的數量立馬死掉大半。

      創意企業為什么要在市中心辦公?因為他們要活在趨勢與洞察里,而不是城鄉結合部的閉塞與混亂中——“CBD地區等在無特定政策的情況下,其文創產業的空間聚集仍是非常突出的”——國內外創意經濟其實都依賴于創意人才的安營扎寨,公司是跟著人才走的。

      “創意階層對于城市生活的舒適和便利程度要求要高于其他階層。因為,潔凈的生活環境,穩定的社會治安,完善的公共設施,便捷的交通和通信,成為吸引創意人才的重要條件。這使得發展良好的地區與創意產業相互促進,具有新鮮想法的創意階層在區域的聚集分布,形成了這些地區創造財富與價值的“決定性競爭優勢”(FLORIDA 2002)”——黃先生此話引用的極是。

      創意行業很多都是吃青春飯一族,他們對企業大多沒有歸屬感,對未來沒有安全感,也不喜歡交通成本大的地方居住,因為他們加班頻繁,喜歡城中的夜生活——在自己社區附近可以辦到的事情不會外求——如何可以先期與他們信息對稱,將給園區的招商及業態豐富性提供更多的可能性。

      朝陽區有一些與其他區不一樣的人才特點。這里影視娛樂明星扎堆,寵物業態,高級服飾清洗業態,特色餐飲小店業態就應該被鼓勵。而一條社區商街的二樓也可以是一個小型園區:虛擬辦公、聯合辦公、會議室租賃、企業部分功能外包等等,可以享受到所有朝陽區對文創類型行業的各種優惠政策,“讓政策,資金的運用更為有效,帶動地區的綜合發展”。

      圍繞著常駐外國人極其親屬,完全可以支持外籍主婦創業,扶持全球家鄉土特產市集,國際手工工作坊這種非天天開門上班業態的培養壯大,不要一開始就貪大或常態化,讓她們自行形成社群以及市場口碑。

      其實,不管是不是在某個園區,都應該針對產業的特性和發展的特征給予一致的支持。應該了解從業個體的獨特需求,圍繞著他們的需求來安排政府及其他配套,不再盲目劃定某個主題的文創園區,而是大力開放文創配套。政府及相關人士要對現有產業發展與空間政策進行深度的調研與思考,既要了解行業快速發展的態勢,又要了解本地相關人才的工作和生活地理分布及商業需求。

      文創產業從業人員,很多并不認同園區,而是認同社區:他們更看重與誰成為鄰居、成為同事。他們更希望周邊有符合自己生活方式的配套商業和藝文空間,針對文創產業從業人員的特點,“扶持政策的重點應更多的著力于提供公共服務,改善環境品質,培育良好的人文環境等方面,吸引創意人群的落戶”、“宜充分發揮市場機制對產業要素的空間配置,自發發展”。

      你問我為什么會選在朝陽區注冊文化傳播公司——難道應該去豐臺注冊并辦公嗎?如果我喜歡住在繁華時尚的CBD附近,那么相信我招募到的員工一定也和我一樣,起碼他們跳槽時會想一想:SKP—S地下負一層的各類食肆,以及在二樓書店里的各種裝13——即便他們仍然會住在亦莊。

      黄色AV

      <button id="jlei9"><acronym id="jlei9"></acronym></button>
      <li id="jlei9"></li>
        <button id="jlei9"><acronym id="jlei9"><u id="jlei9"></u></acronym></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