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ton id="jlei9"><acronym id="jlei9"></acronym></button>
    <li id="jlei9"></li>
      <button id="jlei9"><acronym id="jlei9"><u id="jlei9"></u></acronym></button>

      金融視角下的財政體制與政治體制關系

      金成武2021-11-01 17:14

      (圖源 IC Photo)

      金成武/文

      一定地域上的一定人群構建的某種政治體制(或者政權形式),必然總聯系著某種財政體制。很容易理解的是,正如一個家庭一樣,一個政權或一種政治體制的運行情況,與其財政體制的運行情況相互依賴。而這種相互依賴關系的具體的、歷史的情形是怎樣的,是如何演變的,是不同領域學者們共同關心的問題。詹姆斯·麥克唐納在《債務與國家的崛起:西方民主制度的金融起源》(以下簡稱《金融起源》)一書中,從金融的視角對兩者的關系——具體說是公債市場與西方民主制度的關系,作了一種獨到的解釋。

      正如《金融起源》譯者楊宇光先生在《譯者序》中指出的,19世紀以前,關于民主制度的起源主要有兩類觀點:古希臘城邦傳統與日耳曼蠻族部落傳統。但這兩種觀點都有不易解釋的歷史情況。關于民主制的起源,無論哪種解釋,都必須說明,歷史上,城市資產階級崛起、封建王權衰退、當時城邦(國家)間的各種關系及變化,這三者與民主制度形成的關系。而金融體系在同期的演變、成熟及壯大,成為解釋這一關系的重要視角。同時,這一解釋本身也天然對財政體制與政治體制間的關系作出了一種說明。而這正是《金融起源》一書的目的。

      另一方面,許多學者也注意到,不同政治體制的城邦(國家),其財政體制一般也不同,兩者在類型上有一定的相關性。與大多數學者著重如何從政治體制的形成解釋財政體制的形成不同,作者在《金融起源》中著重如何從財政體制的形成解釋政治體制的形成。具體地,作者認為,歷史上,在西歐地區,作為財政體制一部分的公債市場,與作為政治體制一種的民主制度,并不是相互獨立發展的——如作者所言,“民主制度是戰爭財政需求在公債發明之后在政治上的反映”,這種非獨立性的基礎恰好是金融體系在本地區的發展與壯大。為了進一步擴展與強化自己的觀點(假說),作者將討論的時間范圍擴展到數千年前至法國大革命。“最終發現,盡管政府債券市場可能在某種程度上的確是一種非人格化的經濟力量,但它同樣也有著深刻的政治意義,而正是公共信用的這個政治維度促進了民主政治的崛起。”

      任何政權自建立起都面臨公共信用問題,這也是政權能否持久的關鍵問題之一,因為政權從其內在性質說天然要處理與全體社會成員的關系,也就要處理與全體社會成員各種活動的關系。而公債可以說是這種公共信用在一定歷史條件下在經濟方面的集中表現。公債從形式上確立了政權在未來對社會成員負有經濟方面的責任或義務,這與稅收從形式上確立了社會成員對政權負有經濟方面的責任或義務是不同的。公債可以在經濟方面顯化政權的公共信用,并在社會成員中形成具有一定穩定性的預期,并且允許社會成員自由選擇是否與政權進行債權債務交易。這就可能實現從經濟化的公共信用關系向政治化的社會成員民主權利關系的某種過渡。這是《金融起源》想論證的中心內容。

      古典經濟學家李嘉圖很早很敏銳地就洞察到,在未來長期內,公債與稅收的等價性,如果政權總是要清償債務的話,當前的債務未來遲早還是要由稅收來清償。這在后來通稱為“李嘉圖等價”。這里涉及的是,公債與稅收及財政支出收益的人際與代際分配問題,或者說,如果公債清償是硬約束,公債只是起到了在不同(包括不同代)社會成員間分配稅收責任與財政支出收益的中介作用。當然,就后世而言,政權的收入或資金來源也更多樣化,不必只有公債與稅收兩種(不妨指出的是,政權在壟斷信用本位貨幣發行權后,以通貨膨脹減緩之前的公債存量,這本質上可以算作另一種稅收:通貨膨脹稅。這種作法本書的作者也在后面章節提及了)。但是公債與稅收發生的順序,以及在相當長的時期內政權的公債存量可能逐漸增大的事實,這些還是說明了政權公共信用的長期顯性經濟化,同時,歷史上公債市場的形成與發展,和民主制度的形成與發展,還是有著密切的關系,因為這里總會牽涉社會成員與政權的經濟關系和他們與政權的政治關系間的關系。

      作者在《金融起源》中作了大膽的嘗試,力圖將西方民主制度內生于金融體系的發展。這挑戰了許多傳統觀念,可以讓我們對現代西方民主制度的起源有一個更新穎、更特別的認識。但是,將民主制度簡單溯源于金融,也容易“費力不討好”,因為其中仍有大量問題懸而未決(作者自己也清楚這一點)。金融體系的發展是實物生產高度發展的結果,既是分工與專業化擴展及生產技術進步的產物,也服務于分工與專業化擴展及生產技術進步,實物生產高度發展會衍生大量的人際及企業際信用關系,來彼此協調各種交易活動的時空分布,這客觀上需要人們發展出更成熟的金融體系。換言之,金融體系的發展也是其他多種因素的結果。民主制度仍可以進一步溯源于其他因素。此外,民主觀念的產生與發展,也是多種因素的結果,相對于金融關系及金融體系,市場關系及市場體系是更為根本的。當政權以貨幣形式征稅(而不是簡單征實物稅)時,雖然在征收時是強制行為,但是在支出時是市場交易行為,這其實也是對其與社會成員間的某些市場關系的承認,也是接受與利用了貨幣及市場體系帶來的便利(多種交易成本的節約)。隨著生產的不斷發展以及不同政權界限內生產發展的不平衡,整體市場關系壯大與各政權征稅成本變化間的關系,在從金融視角考察財政體制與政治體制間關系時,也是應該著重考慮的。類似地,作者反復強調戰爭與公債的關系,但戰爭的起源與生產的發展間的關系,也是應該著重考慮的。這樣可能會有更深刻、更全面的認識。

       

      黄色AV

      <button id="jlei9"><acronym id="jlei9"></acronym></button>
      <li id="jlei9"></li>
        <button id="jlei9"><acronym id="jlei9"><u id="jlei9"></u></acronym></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