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ton id="jlei9"><acronym id="jlei9"></acronym></button>
    <li id="jlei9"></li>
      <button id="jlei9"><acronym id="jlei9"><u id="jlei9"></u></acronym></button>

      真子公主的“美好”姻緣

      近藤大介2021-11-01 12:45

      (真子公主與小室圭在記者招待會上   IC Photo)

      【東瀛視角】

      近藤大介/文

      10月26日,一場備受全日本關注的記者招待會“世紀的會見”在日本首都東京舉行。這場招待會的主角既不是在總選舉之前發表政治見解的政治家,也不是發布新作的頂級明星,而是一對在今年迎來“而立之年”的年輕情侶——小室圭和真子公主。他們在這一天攜手邁進了婚姻的殿堂。

      真子公主是日本現任德仁天皇的弟弟秋筱宮殿下的長女。在就讀于東京的國際基督教大學期間,真子公主和一位同年級的男同學墜入了愛河。這個人就是小室圭。畢業之后,兩人的戀情逐漸升溫。2017年9月3日,兩人舉行了訂婚發布會。會上,真子公主表示,對于她而言,小室圭是像太陽一般的存在。小室圭也表示,公主對于他而言是像月亮一般的存在。兩人的美好姻緣,得到了日本全體國民的誠摯祝福。

      然而,2017年年底,一本名為《周刊女性》的雜志發表了一篇題為《真子公主的“準婆婆”身陷400萬日元債務糾紛》的報道,一時引起了軒然大波。該文章稱,小室圭的父親于本世紀初離世,她的母親佳代于2010年與一名男子訂婚。從那時起,佳代就開始向她的“未婚夫”借錢,用于支付兒子小室圭在國際基督教大學的入學費和第一年的學費、大學三年級時赴美國短期留學的費用,以及參加播音員培訓課程的學費等等。再加上自己的生活費用,佳代前前后后一共借了400多萬日元 (約合人民幣23萬元)。后來,兩人解除了婚約。但是,不管對方怎么催促,小室圭的母親都沒有歸還一分錢。

      我曾見過小室圭母親的“前未婚夫”,他向我抱怨說:“盡管我是她的未婚夫,但我連她的手都沒有牽過。每次見面,她都要向我借錢。最后,我終于意識到,她的目標并不是我這個人,而是我的錢。這樣的人竟然能夠和皇室結為兒女親家,真是天大的吃驚。”

      日本憲法第1條明確規定:天皇是日本國民統一的象征。而皇室成員是準于天皇的存在。迄今為止,日本皇室從未曝出過任何的丑聞。所以,小室圭母親的事情徹底激怒了秋筱宮夫婦,兩人宣布將這樁婚事“無期延期”。在此期間,小室圭前往美國,在位于紐約市的福特漢姆大學法學院留學。

      然而,這一切并沒有改變真子公主對小室圭的愛情。真子公主堅稱“一定要和他(小室圭)結婚”,甚至聽說還斷絕了與父母的關系。很顯然,這種狀態完全不符合“日本國民統一的象征”。而且,日本憲法第24條明確規定:婚姻僅依兩性自愿結合成立。小室圭和真子公主既然已經情投意合,秋筱宮夫婦如果強加干涉的話,就違反了憲法。

      于是,秋筱宮夫婦只好向小室圭和真子公主“妥協”。秋筱宮夫婦同意兩人的婚事。但是,小室圭必須做出一個讓日本國民能夠接受的解釋,圓滿解決其母親與其前未婚夫之間的糾紛。

      今年4月8日,小室圭通過代理律師發表了一份長達28頁的文書。大致內容是,產生糾紛的400萬日元已經嚴重影響了小室圭的名譽,故不予支付。

      文書發布后,小室圭再次成為了“日本國民的敵人”。于是,過了4天,小室圭的代理律師公開表示,希望以向對方(小室圭母親的前未婚夫)支付解決金的形式來解決這個問題。

      對此,《周刊文春》開展了一場社會輿論調查。調查結果顯示,僅有6.7%的人“接受小室的態度”,80.9%的人堅決表示“無法接受”。對于這件事,我本人并不關心,但我身邊的人,無論男女老少好像都憤怒到了極點,就好像這件事發生在自己的親人身上一樣。

      今年5月下旬,小室圭從福特漢姆大學法學院畢業。據悉,他已于7月27日、28日參加了紐約州的律師資格考試??荚嚱Y果將于今年12月公布。目前,他在當地法律事務所就職。

      9月27日,小室圭臨時回到日本,徑直前往母親在橫濱的住所。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按照日本的規定,從海外入境的人須自行在家隔離兩周。

      10月1日,皇室醫務主管永井良三和NTT東日本關東醫院的秋山剛醫生在緊急記者會上稱:“由于婚事遲遲未能如愿,未婚夫及其家人遭到誹謗和中傷,真子公主在經歷了長時間的反復煎熬之后,已經患上了嚴重的PTSD(創傷后應激障礙)。大婚之后,如果誹謗和中傷能夠消散,真子公主的病情將會隨之好轉。”

      記者會結束之后,日本國民分成了兩派,一派認為“真子公主真可憐”,另一派則認為“真子公主原本就打算嫁給了一個奇怪的男人”。

      10月17日,真子公主參加了在皇居舉行的宮中祭祀,完成了最后的“公務”。第二天,她見到了此前前往美國深造,長達3年未曾見面的小室圭。然后,兩人一起和秋筱宮夫婦暢談了婚事。

      10月26日,真子小姐提交了與小室圭的結婚申請,同時正式脫離皇室。如本文開篇所述,這一天,兩人舉行了“最后的記者招待會”。

      據說,包括“結婚典禮”,兩人沒有舉行任何與皇室有關的結婚儀式。對于女性皇室成員因結婚而離開皇室時,日本國庫支付的1.5億日元(約合人民幣850萬元)“一次性金”,真子公主也表示放棄。不舉行皇室婚禮、拒絕接受“嫁妝”,這在日本皇室的歷史上前所未聞的事情。

      總而言之,真子公主就是要放棄自己生活了30年的“皇室世界”,和心愛的小室圭一起遠赴美國紐約,開啟全新的生活。

      有人把小室圭和真子公主稱為“日本的亨利王子和梅根王妃”。因為亨利王子夫婦也和英國王室“鬧掰了”,最后兩人一起移居到了美國。

      但是,小室圭和真子公主與亨利王子夫婦有兩個截然不同的地方。其一,小室圭在紐約還沒有成為真正的律師,生活很不穩定。其二,小室圭的母親身上還有或多或少的“麻煩”。

      不管怎樣,持續了近4年的真子公主結婚大戲,最終以兩人結婚以及共赴美國而落幕。然而,不知道為什么,我身邊似乎沒有人認為,兩人今后會白頭偕老美滿幸福。

       

      日本《現代周刊》副主編
      黄色AV

      <button id="jlei9"><acronym id="jlei9"></acronym></button>
      <li id="jlei9"></li>
        <button id="jlei9"><acronym id="jlei9"><u id="jlei9"></u></acronym></button>